佛系

《师姐?不,叫我离哥!》

啊哈 我来这里发个写的文 是关于师姐的

http://t.cn/EVUF9Xx

不行的话 评论走一下看看  这是其中一篇


幻梦(三)

哎打字超慢的说,只能抱歉啦

下面是一篇超短的文

没办法,文不够啦  脑洞有点小 只能慢慢写了,而且马上要期末考了,可能写的时间更少了

哎呀呀 不多说啦

开文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嗯...我是江澄,来自另一个时空

本来在自己的莲花坞待的好好的,突然就来到了这个世界,这个世界也有一个江澄,我们只是性别不同(取向也不同)

在这几天里,我也了解了这个世界发生的一些事情

也知道了这个长得...嗯....不怎么还看的人,还真的是这个世界的魏婴(这个世界的魏婴是献舍的)

这一点,不仅是从别人口中知道的,也是我感觉出来的,天天作妖作成这样的,除了他我还真的想不出还有谁了,也知道了他为什么会变成这样....

这个世界和我的世界大体上还是一样的,但在一些事情上,还是有点不同的

例如 这个

“啊、啊、啊、蓝二哥哥救命啊!江澄要抽死我啊,救我啊!”魏无羡一边说着还一边死命往蓝湛怀里缩,紧紧的抱住忘机

蓝忘机看了看魏无羡,把怀中的道侣抱的更紧,然后看着拿着紫电,凶神恶煞的澄大:“大嫂,魏婴不是故意的,我替他道歉,请手下留情!”

鬼知道我看见这场景的时候,恨不得自戳双眼,什么玩意!?我知道这世界的魏婴和这世界的蓝忘机关系有点不一样,但是...我从来没有想过他们会是道侣!?

再当我听到蓝忘机叫这世界的江澄“大嫂”时,我脑子里出现了这么一条信息

蓝忘机=蓝曦臣的弟弟

蓝忘机叫江澄大嫂=江澄是蓝曦臣老婆(老公)

蓝曦臣和江澄是道侣!?

我感觉...这世界玄幻了....那么开放的?蓝家人都雅正呢?被仙子吃了!?这世界的蓝启仁还活着吗?

这到底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,啊呸,歪了重来,这到底是蓝家人拱了江家的猪,还是江家人挖了蓝家的白菜啊!

天知道我那天怎么回到自己的房间,突然好想回到自己的那个世界,这世界令我有点害怕

过了好久,澄妹都一直望着窗外,眼神放空,不知道在想什么...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嗯.....鬼知道自己写了什么,不管了 就这样啦

突然诈尸的某人:澄澄想我啦~~

澄妹:滚!没有!完全没有

作者:嗯嗯,没有,完全没有,要不是你那通红的耳朵,我还真的信了

澄妹:找抽是吧! 嗯!?

(从心)作者:没没没,没有,我什么都没说,什么都没看见!

幻梦(二)

现在宗主书房的气氛有点微妙

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江澄,除了性别和服饰不同,还真的就像照镜子一样


魏无羡看着坐着的两人,脸色一样的阴沉,他左看右看,突然说了句“师妹,这下真的成了师妹了。”

澄大揉了揉眉头,一脸无语:“魏无羡,这时候你能不能不添乱!”


澄妹听到这句话,眼神直逼魏无羡,看了几眼后,眼神复杂的看向澄大,那眼神仿佛再说:你眼神有毛病,这家伙是魏无羡?

魏无羡被澄妹看的有点惊恐,拉了拉袖子,露出一个自以为还可以的笑容:“嘻嘻,这位.....姑娘,不知道尊姓大名啊?为何出现在莲花坞?”


澄妹看着眼前这位魏无羡,眼神暗了暗,那眼神仿佛要抽他一样,魏无羡想到这,身体不由自主地往他的蓝二哥哥身边靠了靠,蓝湛感到了自家道侣的不安,便抱住他,一个眼刀甩给澄妹,澄妹的眼神更复杂了。


澄大不耐烦的用手敲了敲桌子,看着这个和自己一样的女人:“说,你到底是谁,为何来到莲花坞?”

澄妹看了一下三人,薄唇微启:“我叫江澄,三毒圣手,不知道怎么就来到了这里”

魏无羡蹭的从蓝湛的怀里跳起:“雾草,你还真的是江澄,啊哈哈哈哈,从小就想看师妹你穿女装,没想到,现在你居然都变成了女的”


澄大和澄妹都瞪了一眼魏无羡,澄大道:“你可闭嘴吧!还有,你叫谁师妹呢!?”

接着他们又互相问了一些问题,这才明白,这澄妹可能是来自另一个世界的“江澄”,不知怎么就到了这里(你说怎么不写了,因为我懒,我写不出来,无法写)

澄大便让澄妹住了下来,毕竟这也是澄妹的另一个家,不过,对外还是宣称是江澄的一个远方亲戚


不一会儿,澄妹回到了自己的房间,开始吸收来到这里发生的事情

而澄大则被魏无羡这无赖拉着去打山鸡了.......


第二天,澄大起床洗漱后,来到练武场,,遇到了同样来到练武场的澄妹,不过澄妹还是戴着面纱的毕竟这脸不挡一下有点麻烦,被人看去了还以为江宗主变成女人了,这可是会掀起大波的


“你...也来练剑?”澄大看着拿着三毒的澄妹

“嗯。”澄妹举了举三毒,“过几招?”[没错,澄妹有点好战]

澄大看着澄妹,嘴角扬了扬“好,那就赐教了。”


两人来到场中,拱了拱手,二话不说便冲上去打了起来,两把三毒剑碰在一起,发出刺耳的声音,澄妹一个鸽子反身落在地上,借力往上一刺,澄大反应也不慢,将剑划到一个诡异的角度,成功化解了澄妹的攻势,澄妹眉头一跳,手中的三毒剑再次向澄大攻去,澄大也开始进攻,只见两人在练武场上打的激烈,二人似乎总能知道对方的招式,就像在和另一个自己打一样。[本来就是]


过了几柱香时间,只听见“ding”的一声,两人的剑均被跳落。

当然,三毒圣手,如此出名,可不仅只是因为三毒剑一把兵器,还有另一把——紫电


两人同时抽出紫电,紫色的电在澄大和澄妹间闪烁,一片树叶从树上滑落,落到地上的那一刻,澄大和澄妹又打在了一起,两条紫电在各自主人的手中挥舞着,宛如两条灵活的蛇在撕咬着,过一会儿,两人都挥出强有力的一击,两条灵器相撞,发出强有力的冲击波,将二人吹到一边


澄大收起紫电,拱手道:“好身法。”

“你也不赖。”澄妹也收起了紫电

“啪、啪、啪”

“厉害了,我的师妹们,真得是太精彩了,紫电飞舞的,我还以为是那家仙女来到咱莲花坞了呢!”魏无羡笑嘻嘻的看着两人


“魏无羡,一大早你皮又痒了吧!?”澄大咬牙,手指也已摸上了紫电

“哼!?”澄妹冷哼一声,指间的紫电闪了闪,意味深长啊

“哎、哎,师、师妹,哦不师弟,师弟,师妹,咱有话好好说不是,别动手啊!我错了,我不说了还不行嘛。”当然,魏无羡可不敢走太前,开玩笑,要是这两人都生气了,两条紫电过来,他可跑不掉

“哼,算你识相。”两傲娇偏了偏头


此后几天里,澄大和澄妹每天早上切磋一下,魏无羡每天作死皮一下,蓝湛每天尽心尽力的护着作死的魏无羡一下,日子也就那么平静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啊.....难过,想哭,打字贼慢,有点小崩啊!

作者:感觉还能再写,我还能再拯救一下,我还能码字,扶我起来!

学生狗一枚,平时没怎么有时间写和码字,有空就写,没空就这样,有人看就谢谢 ̄  ̄)σ,没人看就酱紫吧,抱抱自己,第一次写文,感觉自己还是棒棒哒!

灰灰,下次见


幻梦(一)

脑子秀逗突然想写了 本文涉及 曦澄 忘羡 羡澄,咳咳咳, 主要是想写羡澄!注意 别ky 我只是一个小白

ooc是我的✔ 名字属于墨香铜臭大大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本文曦澄 忘羡早已在一起

莲花坞穿来了一阵欢快的声音

“啊哈哈哈 师妹~我来看你啦~ ”

紧接着便听见了江宗主的一声中气十足的吼声 “魏!无!羡!你再叫我师妹看看,信不信我放仙子!”

“哎哎哎 别啊师妹~你师兄我好不容易回来一趟不是,嘻嘻 别那么生气嘛”

“哼 你和蓝湛不好好的呆在云深不知处,来我莲花坞作甚?”江澄放下手中的公文,挑了挑眉

“哎呀,师妹,我不是怕大哥不在,你太过想他,思念成疾嘛,你看,你师兄我多好啊,特来陪陪你不是”一边说着还往江澄那边靠了靠,挤眉弄眼的,

蓝湛的眉头一跳[一次]

“滚滚滚,谁想他了!哼”江澄不禁脸一红

“啧啧啧,师妹,要是你脸没红,我就信了”魏无羡抱着手臂,笑嘻嘻的说到

“魏无羡!”江澄咬牙切齿,手指已摸上紫电,想着要不要给这家伙来一鞭

“蓝二哥哥,我好怕怕啊! 你要护着我啊!”一边说着还一边往蓝湛怀里钻

“嗯”蓝湛抱紧了怀着的人

江澄感到了恶意,陪我?我呸,就是来秀恩爱的吧!

“兄长给大嫂的信”忘机一边抱着自家的道侣,一边掏出一封信

蓝曦臣的信!江澄假装不在意实则内心激动一匹的拿过了信:『没能陪晚吟,涣亦难过,几天后处理好事务,定陪晚。     涣念晚』江澄心中默想,我亦是!

“哇,师妹,大哥跟你说了什么,你那么开心啊”魏无羡把头从蓝湛怀里伸出来,作死的问到

“哼,要你管”江澄傲娇的回到,将信好好的收起来

“师妹师妹,我们去打打山鸡吧,好久没吃莲花坞的烤山鸡了,馋死我了!”魏无羡从蓝湛怀里出来,眼睛亮程程的看着江澄

江澄自然知道这家伙是吃蓝家伙食吃的快饿疯了,拍了拍魏无羡的肩,“可以,本宗主今天心情好,就陪你一起”

“啊哈哈哈哈,还等什么,赶紧走哇!”

——【轰】的一声 周围好像都震了一下

“怎么回事!”江澄皱着眉头,问了急匆匆跑来的主事

“宗主,好像,有什么东西,落在了莲花坞的后院了

“什么,来人,随我去看看”江澄拿起三毒奔向后院

魏无羡和蓝湛相看了一眼,便跟上去了

来到后院,只看见江澄一人呆站在后院的莲花池边

“怎么了,江澄?怎么一副看到了什么不得了的....”魏无羡拍了拍江澄,也往江澄看的地方望去,这一望,他算是知道为什么江澄这样子了,

试问你看见一个和你一样的女生,正拿着一把剑望着你,你内心会有何感想!内心复杂,就是现在江澄的感受

同样的,内心复杂的,还有另一个“女江澄”

“女江澄”看着蓝湛等人,手中的三毒剑握的更紧,一脸防备的看着来人,这还是自己熟悉的莲花坞,但,这长得和自己一样的男人,是谁啊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啊哈哈哈,这里曦澄 忘羡是男男   but  羡澄可是真正的男女哇   来来来,本世界的江澄,我们叫澄大

魏无羡还是魏无羡,另一个世界的江澄,叫澄妹(我不管,我就这样子叫她) 她道侣叫魏婴  就这样子,其他人不变

.魏婴:想出场.....

糖果:大哥,第一章...你老没那么快

澄大:雾草,突然看见自己变成女的...

澄妹:我TM还突然看见自己自己变成男的呢!

坑开始啦